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誰曾深愛過你?

靜靜的夜色,有一絲冰涼的風。其實,本來已經躺下了,但卻輾轉難眠。感覺似乎又回到從前,習慣了在深夜的時候獨自一個人坐在電腦前,隨著時間從一個波段調到另一個波段。
  
  我突然感到有點害怕黑夜,而以前,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。說來好笑,原因僅僅是因為想起很早以前朋友找我玩的一個遊戲。朋友說,在黑板上寫滿二十個你自己認為最親的人的名字,然後再從這二十個人的名字中將自己認為可以捨棄的人擦去,看看最後剩下的還有誰。於是,我的腦海中便出現了許多親人的影子,儘管不舍,但必須擦去一個的時候,我還是會忍痛將他們一一抹去。當只剩下父母、愛人和孩子的時候,朋友問我,你會再擦去哪一個?我啞然:孩子,我沒有,可以暫時捨棄;而父母和愛人讓我選擇的時候,我對朋友說,我真的無法選擇了,因為我肯定不會放棄自己的父母。但是,朋友卻說,父母終究會先離你而去的,孩子長大了也會離開你,能夠陪伴你一生的,只有自己的愛人。
  
  現在想來,儘管當時就知道那是個遊戲,但是殘酷的程度,至今仍然讓我心有餘悸。就是這樣的感覺,讓我突然害怕起黑夜。因為黑夜意味著對人生的深沉思考,伴隨著寂寞和孤獨。而每每當寂寞隨著夜色彌漫在天空,耳邊飄過似曾熟悉的旋律,隱藏的思念就會隱隱作痛,摸摸騷動的心悸,縷縷都是相思組成的血液。想我被你傷的體無完膚的時候,最不知所措的時候,你卻問我還能做朋友嗎?今天,如果再玩一次那個遊戲,我不知道自己將會是如何的抉擇?我害怕思考這樣的問題。
  
  Q上,朋友突然問我,為什麼博客總是在不停的變換色調?是啊,為什麼呢?從最初的黑,到灰、橘黃、綠、紫、粉紅,到現在的深藍。我已經記不清換過多少次了。我只知道,等老得想不起那些在我的生命裏來了又去的人,和發生過的事,想不起任何東西的時候,至少還有這些筆跡為我指點路的方向。
  
  此時,有風自窗的隙縫灌入,耳邊傳來憂傷的曲調,聲聲敲打心扉,隱隱作痛。心一下子飄忽起來,對你的思念瞬間增加許多。並不是想刻意去寫關於你的文字,只是指尖流淌的音符,都成了我欲語還休的思念。文字,能夠讓我一如既往的美麗和純真,能夠把一種純粹的情感一直持續,並無怨無悔。躲在文字裏想你,模糊的身影兀然清晰起來。記得分別那刻,我對你說過的話嗎?放不下的,就深埋於心。
  
  回眸過去,經歷了那麼多的曾經,走過懵懂,走過單純,走過憧憬,也經歷過快樂,經歷過痛苦,經歷過思念,經歷過重逢,太多的點點滴滴,沒有讓心變得蒼涼起來,反而是更淡定了。或許,這就是一種堅守內心的篤定吧?從前,我的文字裏總是透漏了太多悲涼的情愫,太多感傷的片段,每字每句都是愛情中的不舍和眷戀,都是喋喋不休的悲傷和淚水。如今能這樣靜靜的,帶著對生命的感恩寫點無關愛情的文字,是不是也算一種成長呢?有時候會想,如果哪天我不再敲打有關愛情的字眼,不再自言自語說想念的時候。還有誰會記得我曾深深的愛過你?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