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與孩子一起成長

手機鬧鐘準時在六點三十分演唱彩鈴音樂《火苗》,聲音越來越大,旋律越來越強。從朦朧的天色裏睜開惺忪睡眼的我,悄然地翻身,輕輕地穿衣,默默地洗漱,靜靜地收拾上班的行囊,好擔心兒子在這個時候醒來,看著他睡意還甜、嘴角淡淡的微笑,我知道他該好好睡一覺了,我也從內心裏感覺他需要美的滋潤。要走了,我輕身靠近兒子的臉邊,吻了他一下,捨不得地躡手躡腳地徑直向門外走去。可是,我耽誤的時間太多了,兒子動了一下身子,他醒了!
  
  “爸爸,你等等我!我也要去學校!”
  
  這一刻,我知道我舍不下他了。我得帶上他去學校。
  
  由於愛人和我在兩所不同的學校上班,三歲半的兒子無人照看。之前爺爺奶奶帶,帶出的結果是他縮手縮腳,“怕”人。送進幼稚園半月,閒散自由成習慣的他卻不適應正統的園規,起初是興致勃勃,漸漸便失去了熱情,繼而是冷漠、躲避,哄騙不聽,教育不懂,強制更性情乖張。他的詭異、調皮,讓人忍俊不禁,他的喋喋不休讓我們感到了成長的恐慌,他的內斂叫我們害怕性格的塑造,於是在心疼之餘,我們選擇了去學校打磨鍛煉。為了照料的方便,我們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屋,每天跟著我一起上班下班,在學校的學前班將就,同事們美其名曰“高就”。
  
  學前班,與普教班的教學、作息稍有區別。去的遲,放的早。但兒子依照我們上班的規律,早已靈通了時間,很多時候都非常準時地醒來,很敏捷地穿衣,很機智地背包,很迅速地與我行進在通往學校的小路上;路上的我常常是匆匆趕路,他卻不厭其煩地成了“點問機”,問個不停。而他也從不讓人抱著、背著去學校。
  
  學前老師沒來時,他只能與我在一起。我讀書,他也跟著讀;我寫字,他也要塗塗畫畫;我打電腦,他也湊過來點擊著滑鼠。碰到我上自習給學生輔導時,他更是來勁了,三步並作兩步,趕在我的前面,悄悄溜進教室,坐在一張空座位上,和學生們共同聆聽我講課。我問學生時,他與學生一起應聲,學生舉手時,他也把小手舉得老高老高的,仿佛他都明白。但更多的時候,他靜靜地坐在辦公室裏,看書、畫畫,和老師聊天。
  
  辦公室裏有一塊小黑板,是我經常使用的教具。只要他在,便找來斷頭的粉筆在上面寫呀、畫呀,原來不會寫的、畫的,他總是一個一個問清後才去慢慢嘗試,直到會寫會畫,而且,他懂得評價、欣賞。“爸爸,你看我寫的對嗎?”甜甜的聲音,無法掩蓋他得意的心神。還沒等我仔細評判,他自評了“爸爸,看我寫得多好!你說美不美?”我若有所思地端詳著他的傑作,儘管歪歪扭扭,不甚美觀,但還是笑著告訴他“兒子,下次你要比這次寫得更好行嗎?”他舉著拳頭,啄米式地點頭應著“行!”
  
  在學校裏,他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有硬性的學習任務,只是與孩子們一起聽、唱、學、跳、樂,我們希望他更多的與人交流,與人和善相處。從進入學前班的那一天他便喜歡上了學校,在班級裏,他是開朗的、大方的、禮貌的、人緣挺好,時常掛著那燦爛的微笑。
  
  忙碌的工作,緊張的學習,忘我的上課,有時竟然會忘記兒子還在學校,直到學前老師或看門大叔把兒子領進辦公室等我,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失職。來學前班的光景不知不覺已三個多月,他很自然地進入了4歲的年段。他已經熟悉了學校的環境,適應了學前班的氛圍,與孩子們能閒談了,和老師們大膽對話了。
  
  他不再“怕”人,羞於張嘴;他不再排斥他人。我不在的時候,他倒挺坦然地:自由、活潑、大膽、機靈、有了應變。顯然,他已褪去了小姑娘式的奶聲奶氣,替代他的是男子漢的剛強之聲。他已經學會了1到10怎麼寫,會數到50,他有自己的夥伴,能準確地記住班裏大多數人的名字,見人時不再躲躲藏藏。我的同學調侃時說“你兒子太靦腆了。我快兩歲的女兒站在跟前他都不動。”我理直氣壯地回應道“男孩不惹女孩,這是謙讓,也是禮讓,怎麼能是懦弱?”
  
  一直以來,我不喜歡把孩子過早地送入幼稚園,因為幼稚園過於束縛孩子的個性;我不贊成把孩子過早地送進學前班,因為孩子太小容易產生油膩心理;我不習慣於把學生成天圈在教室裏寫呀算呀,因為教育不是封閉式的圈養。有專家說4—6歲是孩子成長的最佳時期,為什麼我們要把成人的意願填給心智還不成熟的孩子,讓他們承受肉體的傷痛與心靈的擠壓?
  
  經歷了三個多月的學前班生活,我與兒子一起成長著:他成長為一個不再“怕”不再“綿”的小男孩。而我因為兒子也成長為一個有著自己教育思想的年青教師。我想,孩子的教育,尤其是幼兒的教育,自由的空間要足夠,開放的氣氛要濃厚,放任的力度要擴展,人文的因素要增加,個性的素養要提升,豐富的情感要充實,我們才能像放生一條魚一樣,讓魚兒在人生的大海裏快樂騰躍、自由馳騁!
  
  如果束縛在傳統的教育裏而不能自拔,那不叫傳承;如果禁錮在世俗的觀念裏而不能前行,那不叫發揚;如果寄居在盲從的意識裏而無法超越,那不叫創新!教育,應讓我們為人父母者、為師者更心安理得,教育,應讓我們面對孩子更清澈如水;教育,應讓我們在人生旅途上充盈著馨香,沉醉在人類文明的積澱裏美好成長!
  
  我想,與孩子健康、快樂、幸福地成長是一種教育的生存境界!
返回列表